Sunday, May 21, 2006

来龙去脉

在我想打这份稿时,其实我很犹豫,因为我不知道人家会怎样想我。
不过经过了我的深思熟虑过后,我觉得应该把整件事情讲出来。
可能很多人觉得我很没有风度,也可能人家会觉得我很小气,也可能人家觉得我不该这样做。。。
只是我很犹豫一点,当当事人被讲时,而那个当事人又是你的话,你是否也会很有气量的把这样的事情收在心理而让人去讲你?
如果你们觉得我小气的话,我倒不觉得,因为我不是圣人,而且我的容忍是有限的,我毕竟是个普通人。
如果你们依然觉得我还是小气的话,那我想问你们,你们的胸襟有没有这样的宽阔?

言归正传,这件事的起源是跟一位朋友的闲聊而引起的。
她说:‘一旦你喜欢的女生有了男友了过后,你就会翻脸不认人。‘
我的脑海闪过了一些画面,‘真的吗?‘
‘是的’,这是她给我的答案。
过后由于突然肚子痛,所以我们就结束了时间的谈话。
只是我回家后反省了又反省,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会被人家这样的想我。
所以我非常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过去的画面好像粤语长片般放映出来。
因为我不是很愿意想起这几件事,对我而言,这些是残忍的。
她所说的有两个人。
第一个人,应该将怎样讲呢?
她是一个很厉害的女生,尤其是华文。
所以我叫她华好了。
其实我有没有去追求她,我也不是很清楚,因我这个人忽冷忽热的。
所以追求?勉勉强强谈得上吧?
只不过我确定的一点是,我对她的感觉是很强烈的。
我们本来是很要好的,可是因为最后一次我表白失败过后就没有在联络了。
过后再遇上时,我们同样的都是在L6。
不过见面时也没什么话讲,那时她还没有男朋友。
过后我不知道是好运还是不幸的,我从朋友口中听说了一些她关于我的评语。
她朋友对我说:‘你追求她,你只是在她的waiting list里罢了。’
那时候,整个心好像被一把机关枪射击得千疮百孔。
而且无论用什么药物也阻止不了一直流血的伤口。
为什么我会相信她朋友的话?
因为这是所谓的最亲密的朋友。
如果一个人的自尊是有价值的话,那我的自尊已经是一坨粪了。
试问一个人的自尊被一个人伤害的话,那个人会原谅她吗?
抱歉,我是一个普通人,我办不到。
而且这些话还对朋友说,那我的自尊何在?
我想她应该也是不明白得我不理睬他的原因,可能她觉得有了男友就必须失去是一种物物交换的方式吧!
只是我相信这是一种因果关系,不同的是,完成这个果的人只是我罢了。
绝情?可能吧!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明白你的为人是如何如何的。


第二人,之前是我的干妹妹。
我会喜欢上她是一个意外,真的是意料之外。
我发现我喜欢上她时,是因为她刚好有了男友。
如果我不知道的话,我相信我得spm应该会考到很好的成绩,因为那天我整晚失眠,不能睡觉。
结果过后考的全都拿b3,b4罢了。
不过我也没什么,因为这是自己所造的因,所得到的果。
只不过当我觉得一切都雨过天晴后,随之而来却是一场又一场的暴风雨。
因为我发现我喜欢上了她,所以我就跟她说我们做回朋友好了。
可是她坚决的不肯,所以我就避开她。
毕竟她已经有男友了,而且她男友醋劲很厉害。
所以保持一段距离是好的,暂时我的心也可以休息一下。
要不然老是这样,我会疯了。
其实在ns的时候,我有托一个朋友帮忙照顾她,只是她对我朋友有敌意,这真的是一个意外.
因为在那里,我朋友和我被误认为是一对的.
过后在ns的时候,她三番四次的叫我做回她的干哥.
这是我所无法理解的,为什么?
为什么她老是不能满足自己所拥有的?一个疼她的男友已经很足够了.
我这个不必要了吧!
我有朋友跟我说应酬答应她好了,可是我必须让她明白到必须满足自己所用的是何等的珍贵.
所以,我坚决的拒绝了她.而且见到面也不会打招呼。
开学过后,我认为这件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之后,我就经常去她班跟她聊天,结果她又来问回我同样的问题。
我觉得很烦很烦,怎么她不会体谅人?
所以我开始不理睬人了,因为我不想老是被同样一个问题烦扰。
一件事情的发生总是一体两面的。
我会做到这样绝,也是因为她男友的关系。
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我太过分了,竟然利用她来弄她的男友,但是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
因为我是视如亲兄弟般的死党,跟随她男友赌球,而且一直沉迷下去。
可能人家会觉得这件事情没不关她男友的事,是我死党自己自甘堕落,没有他也是一样的。
但是就是因她男友,所以我死党才接触到赌球这回事。
那段时间我的心真的是很急很急,因为我死党因赌球欠下了一笔钱。
虽然过后宣告圆满结束,但是那天开始我就决定了,我必须报复,偿还一切我死党所失去的精神损失。
老实说,我根本就是拿她男友没辄的,所以唯有向她下手。
非常非常的抱歉,我真的没选择。
再加上你一直烦我,我才出此下策。
反正都是一样了,没办法了。
因为唯有你才能弄到他精神错乱,一切都是在我的计算掌握之中。
而且,她也不知道她男友是瞒着他赌球的,所以我想,如果她男友知道我这样弄他的话,也是拿我没办法,因为他根本都不能说出这秘密。

我该讲得都讲了。
有什么评语都好,我都会一一接受。
还有,我翻脸不认人的就只有这两个人,其他的都没有,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
不过我也发现到,原来我在朋友的心中,是个花心大萝卜的。
我是吗?我不清楚,如果必须把以前和现在喜欢的女生的要一起算起来的话,那我就是了。
不过你们担保你们之前喜欢的,和你现在所拥有的都是同一人,而且在这之前和之间都没有喜欢别人的话,那我恭喜你们了,你们是世界死剩的稀有品种,不过你们担保吗?
所以讲人之前,请先想看看自己,才来看有没有资格讲人。

如果有人问我,我做人有什么好愧疚的,那就是愧疚对一个女生做出这样的一件事。

5 comments:

'old' fren said...

jz 2 say tat: hey fren, jz don care watever other thk...jz b urself...no matter wat other thk...s long s it can pass ur own 'heart'...din hurt urself n other...i m trying 2 b 2...so b HAPPY alwaz ya!!!*_< ~ 'old' fren '06

chin kimg said...

把事情寫出來,心裏是不是好受一點????

jiahling said...

as long as u feel it is what u have to do...

其实还好啦...不会太绝情吧....... =)

Anonymous said...

原来你会干这档事的哦~天使~
没有人有权力把你钉上标签。说你是好人或坏人。
你觉得「是」,那「是」就是你的。

为什么我从不觉得你危险呢?
尽管我们只见过三次面…

Anonymous said...

如果那是个所谓“最亲密的朋友”说的话,这样的朋友,我宁可不要。

其实已经事过境迁这么久了,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了。不过偶然翻你的旧贴看到这个,我实在很不忿。凭什么她能把她自己觉得的当成是我说的?如果她认为她十分了解我的想法而对她下的这个结论找一个合理性的话,我只能说,她的脑袋实在长到膝盖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