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3, 2006

种子

今天是冬至.
昨天因为忙到太累的关系,倒在家里就睡了
根本都没回宿舍。
临睡前,我还是问了她一句,汤圆要不要?
所以,我早上很早就起来了,为的拿汤圆给她。
要不然,打死我都不会这样早出门。
其实说真的,想好好得见她一面好像都很难。
有时会想,到底是她忙还是我忙?
有时我会装作看不见,但是不代表我不在乎。
我在乎的时候,又有谁知道?
人就是这样,老是从外在来判断一个人。
还好,我是一个浪人。
思想上的浪人。
我在忙的时候,会想起她,那一刹那。
奇怪的事,就那么一阵子。
有一点奇怪的事,除了她,我谁也不想。
现在终于都忙完了,空下来的时间满脑子都是她。
这算是什么?
思念如果是一颗种子,那么灌溉思念的就是她的影子。
只是我怕,我怕承受不住变成大树的时候。
因为脑子已承受不了那份思念的重量,而往下崩倒了。。。。

1 comment:

kokfoong said...

最近我与你也有同感,
怎么也不明白,
怎么办呢?
这就是所谓的思念??
但你没问我要不要汤圆。。
对你切地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