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4, 2007

文薪与游子

昨天06/07的文薪主席来找我,记取了我不少以前在文薪的趣事。
如果没有这个采访(有点爽的感觉,‘采访’我咧),我几乎忘了以前还有快乐的日子。
记忆像一本尘封已久的日记本,上面尽是一层层的灰尘。
在翻开这日记本之前,我不忘吹了几下,我也想知道到我遗忘了多少,又记得多少。
从模模糊糊的片段记忆,到刻骨铭心的真挚友情,慢慢的,从内心深处挖掘出来。
在叙述的当时,我不大敢望向笔录者,可能是因为我不想让人从我眼中感觉到我的感性吧!
趣事就一件件的叙述出来。
当被问到最后最后一个问题时,我愣了一下。
'文薪对你而言是什么?’
答案是有了,不过很难说出来,因为那是一种感觉。
我压根儿没想过文薪对我而言是什么。
好不容易的,我找到了另一个让我也有同样感觉的团体。
所以,我支支吾吾的,吐出了‘家’这个字。
因为,我深怕被人说我是一个怪人。
不知道从几何时,我开始走向普通人那个方向。
很奇怪的,当我说出这个‘家’字时,我已经不是怪人了,最多只是比较特别罢了。
因为文薪,我不再是怪人。
因为游子,我发现我特别。
也唯有家,才不觉得我是怪人,而是特别的。
所以,文薪和游子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家。
虽然是两个不同的团体,但是感觉是一样的。

2 comments:

SuatHui said...

阿辉伯,听到你这句话,一定会很安慰。

文薪与游子对于你,就像文薪与学记对于我一样。。。。

这种‘家’的感觉,没有人会了解的~

-M!k@3L- said...

等下...你该不会是...伟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