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4, 2007

约定

这个假期,我彻底失去了方向
每次的十二月,我总会参与生活营的筹备工作
那时候,我很期待着年终的到来。
因为我们有一班筹委都在等待着一年一度的约定
那时候,整个漫长的假期都会因为这几天而变得多次多彩
每每遇到筹委的各类冲突,我们都会躲在后面大吐口水,骂着他的不是
再狠一点,祖宗十八代也被牵连了下来
事后,又开开心地去进行我们的活动
我最高兴的是可以见到久违的朋友
虽然,我们都很少谈彼此的的心事,但我们却都深信着对方
这种感情有点像文革时代那般,全心全意地朝向目标迈进
那份不顾一切的冲动,换来现在对当初仍是赤子之心的感动
最安慰的,就是看见营员开开心心的建立新友情
看见他们被我们这班无良的筹委们折磨,却慢慢的学习着我们无厘头
虽然说不上什么伟大功劳,不过我秉持着无厘头就是激荡思维的原理,到还乐在其中

今年是第一次,每一次没有参与活动
原因无他,我想是时候退位的时候了,一批新人始终应该接手这个活动
可能人家会认为我怎么不可一世,但其实想深一层,一个团体没有新手接任,其实是一种悲哀
就像我国的政治人物,二十年前是他,二十年后还是他,只是头上多了那么几根白发,悲不悲哀?
今年虽然没参与,但心里还是恋恋不忘那份感觉,所以,我还是每个晚上跑回去看看
虽然人家说是监督,但是我贪婪的是那种一起工作的乐趣
不过我的心境真的很不一样了,跟不上那份少年的步伐
我并不是老了,而是感觉我身上的肩膀重了一些,我背负着的使命感让我成熟稳重了好多。

1 comment:

joannez said...

我相信 工作营的每一个工委
一定也贪婪的是那种一起工作的乐趣
不过好可惜哦..
我第一年做工委你就退休了~~
如果你可以一起和大伙儿工作一定很开心的~
我们新手就可以学更多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