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6, 2009

发作

‘你所拨打的号码。。。‘
传呼台那边传来已经录好的声音
今天已经打了好多次,电话还是没开
心情从之前的紧崩,已经开始让整个人麻木

我不懂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开始不能受刺激
即使很努力对自己说,你是能的,始终还是控制不住神经线的收缩
刚才,眼前突然转蒙一片
手脚开始慢慢冰冷,头颅也应该是因为全部的血液流失,开始迷迷糊糊
病还是发作了

我拼命的打电话,联络的不是我妈,不是我妹,而是一个和我是有着亲密关系的外姓人
只是在电话还没接通的那一刻,还没来得及听见你的声音,眼前已经失去了所有颜色
这件事情,发生在外面,一个不是人潮很多的广场
我很想狂喊,却深怕吓着了身旁的死党,也怕外人深怕我中了邪一样,把我送进青山烧时间
那一刹那,如果有什么是值得回忆的,我也不敢回忆
因为每当发作一次,我就怕我从此就与世界中万物隔绝,他们的世界拥有我,而我,只拥有黑暗一片
留着的是什么,我想只有我这个躯壳
而每当这时候,捉着我右手拼命搓,藉着因搓擦出来的微温,试图让我从恐怖冰冻的地域解救出来的,以前是我妈,现在是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你
但是现在,你不在,尝试从电话另一端,藉着你说话的语气,让自己暂且得到温暖的想法,也失败了

我不懂过了多少时间,才能从这恐怖炼里狱脱离捆绑,只是身旁的谈话声一直不停不停的开着,像佛菩萨的声音,虽然懂他们说什么,却让自己此刻知道一定要清醒过来,不然一切就完蛋

当眼睛再度恢复视野的时候,眼前的人物还是在谈着,笑着,电话的另一端却还是没接通
只留下我对着电话,在傻笑,他们却觉得我是因为内容而笑

2 comments:

虫 said...

照顾自己。

PoCoYo said...

take c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