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9, 2010

刚才送了伟宾去看个医生。
其实也只是那么凑巧,刚好没去跑步,刚好学生取消补习,刚好我一开facebook就看到第一条update。
既然是这样,就顺其自然。
幸亏我们游子吟主席不嫌弃我的烂摩托。
其实我也不懂做么会去,或许是游子的关系吧。
我都不懂有多久这样热心去帮游子了,算算一下,也才是过了那么三个月,哈哈。
这三个月让我好像过了好多年。。
跟伟宾聊起吟所的近况,听了就笑笑下。
那种笑真的很不错,不是胜利的笑,不是虚情假意的笑,不是满足的笑。
而是那种温馨的笑,这个就只有家才会有的。
听着他说阿某某的改变,从独来独往变成群居动物,动不动就supper,要不然一个星期四天多春报到。
听了过后,我又跌进了回忆的漩涡里。
真是何其讽刺,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从群居动物到独来独往,从坚信不疑到独靠自己,就在弹指之间。
是啦!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只是有时很难想象,我是生活中的一个悲剧。
死党讲得没错,没有人会觉得你伟大,即使你牺牲了很多,因为人家会不知不觉发现这是你的应该。
不过都已经发生了,就算了。
当初决定这样,就应该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没有现在才来后悔的事情,虽然我真的想好好后悔一下。
无论什么时候,每次想起的时候,我除了感慨,还能做什么?

1 comment:

长老 said...

都叫你去吃supper的啦! 你看,我回来了以后,你要吃都没有!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