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8, 2010

无头苍蝇

以为断了个头
得到重生 就获得权力织梦
没有服饰来衬托一些感动
怎么突显我与众不同

抓紧岸边码头
想要关怀 却遭冷眼狠狠碰落
不需可怜 不需闪烁 不需我
依然熙熙攘攘 人群中

当我透明吧
也不需那么多自由
就算人家风花雪月 你以为是谁
连灰尘中的一颗都不如 你真地以为你阿某某

当我苍蝇吧
也亵渎了它们路过
连自己都不懂把握
尘世对你也不过是地狱 回归吧 无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