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16, 2006

前几天接到死党从首都打来的电话,通知我说我们其中一个朋友的父亲去世了。
虽然父亲不是我的,但是我可以非常了解失去亲人的那种痛。
当一切失去的时候,剩下来的是什么?
那就是留在这里亲人的泪水与无奈。
昨晚,915,天空下着毛毛雨,我去了他爸的丧礼。
在那边,我几乎不敢讲话,我怕我提起了他的伤心事。
可是,他却自动跟我讲起他爸是怎样离开的。
我先是一阵错愕,但是我还是决定静静的听好了。
讲话语调好像在说着人家的故事,但是眼神却流露着伤感。
我突然间好像回到了半年前,看见在婆婆丧礼上的我。
一样的表情,一样的语调。
过后我又听他说了一些关于他爸爸的事迹。
他遗憾的是,他爸没能享受到接下来的生活。
他很遗憾,他父亲无法在最后一眼看自己的任何一个亲人。

丧礼上充满着父亲对孩子,孩子对父亲的思念。
一个父亲无法接受在一个晚上失去了一个孝顺他的孩子。
三个孩子无法接受在今后只有母亲陪伴的日子。
有时人啊,命运由不得自己来掌控,说走就走。
我也是一样,婆婆走了半年多,我也还是无法接受。
我可以不用去老家,因为我会很不习惯没有婆婆从窗口望出来的眼神。
一个盼望孙子回来探望她的眼神。
可是这样的日子,我想他们亲人会慢慢接受,因为他们现在活在有父亲的空间,可以慢慢地接受离去的事实。
而我,就在那边,逃了又逃,避了又避,看着以前慢慢消失在时间的隧道里。。。。。

9 comments:

EA Cheng said...

Omg... Whose father...? Convenient to tell?

Anonymous said...

人死后,就留下回亿。
死后的世界,因为我们还活着,所以不会知道。
但那是平静的吧。
我这样想。

就算那个人永远离开这世界,但他绝不离开我的心。

这样想,会好过一点。
你也别再犹豫了。
把脚步追上未来的日子。

Anonymous said...

看到了,我很难过。。。

我有2个朋友离开了。。。

离别,对于我而言,都是,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那一次,我真的感受到了,真正的离别。

他们,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EA Cheng said...

Btw, we will be back by bus on Sept 22 9:00pm, so should reach Penang on morning of 23...

Johnson said...

人走了, 再也留不下任何东西。
曾经,熟悉的画面,他的影子,他的笑容,他的一切一切,不由自主地浮现在脑海中。。
曾经熟悉的。。。 太熟悉了。
以前不曾留意的,不在乎的,不曾珍惜的。。。
但现在却是那么的渴求,一顿团园饭,以起谈话的时间。。。这么简单的要求, 再也得不到了。。
只剩回忆。。。
只有在记忆中看到他的样子

Johnson said...

人走了, 再也留不下任何东西。
曾经,熟悉的画面,他的影子,他的笑容,他的一切一切,不由自主地浮现在脑海中。。
曾经熟悉的。。。 太熟悉了。
以前不曾留意的,不在乎的,不曾珍惜的。。。
但现在却是那么的渴求,一顿团园饭,以起谈话的时间。。。这么简单的要求, 再也得不到了。。
只剩回忆。。。
只有在记忆中看到他的样子

Johnson said...

人走了, 再也留不下任何东西。
曾经,熟悉的画面,他的影子,他的笑容,他的一切一切,不由自主地浮现在脑海中。。
曾经熟悉的。。。 太熟悉了。
以前不曾留意的,不在乎的,不曾珍惜的。。。
但现在却是那么的渴求,一顿团园饭,以起谈话的时间。。。这么简单的要求, 再也得不到了。。
只剩回忆。。。
只有在记忆中看到他的样子

Johnson said...

人走了, 再也留不下任何东西。
曾经,熟悉的画面,他的影子,他的笑容,他的一切一切,不由自主地浮现在脑海中。。
曾经熟悉的。。。 太熟悉了。
以前不曾留意的,不在乎的,不曾珍惜的。。。
但现在却是那么的渴求,一顿团园饭,以起谈话的时间。。。这么简单的要求, 再也得不到了。。
只剩回忆。。。
只有在记忆中看到他的样子

Johnson said...

人走了, 再也留不下任何东西。
曾经,熟悉的画面,他的影子,他的笑容,他的一切一切,不由自主地浮现在脑海中。。
曾经熟悉的。。。 太熟悉了。
以前不曾留意的,不在乎的,不曾珍惜的。。。
但现在却是那么的渴求,一顿团园饭,以起谈话的时间。。。这么简单的要求, 再也得不到了。。
只剩回忆。。。
只有在记忆中看到他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