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9, 2006

秋季雨

总是在这样时候想起她。
窗外在打着雨,细细洒洒的,望出去,尽是一片蒙蒙糊糊的,节奏的雨声滴滴答答的,在加上被风刮起的锌板啪啪的,奏成一首简单的曲子。
每次下雨,她是会着凉的,因为她的身体总是虚弱得不行。
每次看到她披着一件米色的外套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总会感到一丝丝莫名的痛。
我总是想,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她的身体是我的,我的身体是她的。
所以在这时候,我通常都会去厨房喝一杯冒出烟来的热水或米录,暖和身体,我想这样就不会再着凉了。。。
然后看着她送我那几本的小说,然后听她一边弹琴一边哼歌。
悠扬的琴声配上她那副轻柔的歌声,我可以感觉到小说上的文字都似乎赋予的生命力,跳起舞来了。
对我来说,这时是最写意了。
可惜的是,这样的情节,这样的时候,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唱独角戏,虽然喝进口里的水是暖的,我却感觉不到那一丁点的暖意。
我就知道,我的体温早已随着她的离开,而变冷了。
我这样做,只是在提醒自己,我还是活着的,并不是只是单纯的存在而已。
可是有用吗?
这问题就像在深洞里喊出声音一样,产生回音,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再回荡,一直到我双眼没了焦点,一直到四周围寂静为止。。。
然后就像科学家去解答达文西的《蒙娜丽莎的微笑》般,提出了种种的假设与理论,可惜却下不了结论。
所以,我依然还是没答案。
如果这时我获得一盏神灯,我会像故事里的男主角般,摩擦它,然后让长居里面的精灵完成我三个愿望吗?
我想我会。
所以,我第一个愿望是,我希望她回来。
第二个愿望是,我希望她能高高兴兴的活下去。
第三个愿望,就留给她了。
做人要知足,这是她教我的。
所以我只需要两个愿望就行了。
不过我知道她一定不会让我这样做,即使这世上真的有神灯的话。
我老是在想种种假设,然后为种种假设向未来。
于是,我就会在想这样的日子,到底要折磨我多久才会终结?
我的答案是无限期了,因为我根本都走不出这个阴影。
重生?这是奢望了。

窗外的雨依然在下着,而我,现在露台喝着热米录。
今天的雨真的下得很凶,再加上狂风,刚才把前面路的那颗新树刮到了。
看着倒下的那棵树,我脑海闪过了一些些的画面。
原来时间并没有冲淡掉一切,反而让回忆变得更加的清晰。
我慢慢的一口一口喝着热饮,慢慢想起了以前的点点滴滴。

那棵树,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白色大衣和一双黑靴子。
我这时骑着机车来到这标榜这一棵新树的转弯,突然一个失控,摔了个狗吃屎,更甚的是,我的左脚被压伤了。
如果那时不是她过来帮忙,我肯定冻死在路边,因为那时正值大雨时分。
当她伸出那双手时,她简直就像是天使,把我从地狱中救了过来。
所不同的是,这天使穿着一双靴子。
从那时我就觉得,她将会是我生命的全部。
过后得到上天的眷顾,我们渐渐发展了起来。
从起初的简单约会吃饭,到中期悉心打扮的见面,再到后来相偎看电影,我们之间竟然无风无浪。
所以,我认定了,这就是我一路来的所要寻找的。
试问一个穷书生如何会找到这样温柔贴心的女生?
这真是上世修来的福气。
可惜,好景不长,在几个月前,她突然暴瘦了起来,起初我只是怀疑她减肥过渡而引起的。
直到她一次晕倒在路边进了院后,我才知道,原来她患上了遗传性血癌,她父亲就是死于血癌的。
当时我真的很自责,因为我并没有尽到身为一个男人的责任。
如果我没有这样疏忽,她应该不会这样的。
她应该会像之前在我家煮饭给我吃,然后嘻嘻哈哈的陪我看七点钟的连续剧。
过后一起去吹海风,逛街。。。
我真的不忍心她受这样的折磨,每天被护士推着去打针,手上都是满满的针孔。
可是我很无奈,我只能看着护士这样做,而我却无能为力。
她知道我的伤心与无奈,反回来安慰我。
“我打针吃药,是因为有你。因为你,所以我有活下去的勇气。笑一个吧!”
说罢,还跟我笑了一个。
那时她的笑容,很有弧度,很灿烂,尽管她饱受煎熬。
我死党曾说过,如果女人为男人笑,而且很有弧度的,那是“幸福”。
她幸福吗?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她的笑容过后的每一天,除了上课,洗澡,睡觉,我都在这陪她。
因为医生说是末期了。

那天她离开时,我在床边握着她的手,静静地听她说完全部的话。
“我遇见你,真的很高兴,能像普通人那样谈恋爱。因为我知道会患上遗传性血癌,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她说到这里,呼吸开始急促了,而我的手握得她更紧了。
“不过你让我觉得我是一个普通人,感觉上不会是一个病人。也可能是上世修来的福吧!让我遇见你,你总是让我觉得每份每秒都很重要,不像以前那样地过日子。”
我把她的手扣得更紧,因为她的呼吸更加急促了。
我真的很怕很怕失去她。
如果我有机会,我不会这样束手无策的在这里陪她等死。
她似乎看出了我所想的。
“如果有机会再重来,我还是会选择这样,因为有你陪我走完这段路。”
这时我的泪水已经开始滴在她的手上。
我真的很感动,在这时候她竟然还会安慰我。
突然间,呼吸不再急促了,留下来的是带有弧度的笑容与眼角边的一行眼泪。
房间黑蒙蒙的,四周的空气突然想象停止了一样,我知道她走了。
我唯一能陪你走完这条路的就是我的眼泪,因为只有眼泪不听话的一直往下流。。。
我很想哭,但听老一辈的人说,在刚逝世的人面前哭的话就会让魂魄呆在尘世间不能轮回转世。
所以,我要你幸福,我不哭。

一直到她那天出殡过后,我收到了一封信,我才放声哭了出来。
信是她离开前三天寄的,邮票和信封上还印着当天寄出的日期。
信里面只有几行字,还有之前我们一起拍过的几张照片,我以为这几张照片已经不见了,原来是她收着。


“阿一:
我先走一步了,不好意思。
别这么快就下来陪我噢,知道吗?
我要你像当时让我幸福的时候一样,一样让其他爱你的女生感觉到幸福。
要加油哦!我不会吃醋的,因为我要你幸福,知道吗?
其实我一直都有一个心愿的。
我一路来都希望你会对我说出一些话,不过没办法啦!
我知道你不是特地的,如果有机会你一定讲的,对不对?
谢谢你陪我这最后一段的路,我已经很高兴了。
记得要幸福哦!
永远爱你的
季羽 笔”

看完这封信时,信笺已经湿了大半。
原来她一直都想我开口对她说一些话。
但是很多话我永远都不会说出来的。
因为我是个哑巴。
我在十岁那年因吃错药而导致声带坏了。
起初所受的打击真的非笔墨能形容,我那时足足自闭了两个月,过后才慢慢学会接受。
往后的几年,我一直都不对声音产生兴趣。
直到遇见她的那年,我刚好二十岁,距离失声刚好十年。
那时我才知道,我是多么的渴望声音,尤其是想在当她弹奏哼歌的时候,對著她说一句“你弹得真的很好听”。
如果我还能说话的话,我一定会像其他男人一样偶尔对她说些甜言蜜语,对她说我的理想、我们的以后,还有。。。
只要能用言语表达的,我都很愿意开口对她说。
可惜我都办不到。。。。



今天的凉意真的很重,怪不得她老是在秋天的雨天病倒。
对了,今天是她的冥寿,我写了一封信,然后烧给她。
信里有我这几个月来的生活点滴,当然还有一些很重要的话。
我拿了打火机在露台烧了起来,然后丢向空中。
我愿这封信能暖和你在那边孤单寂寞的心,而我一定会在这里继续加油。
当我看著纸角开始出现红光时,隱隱約約的,她似乎出现了。
一样的笑容,一样的弧度。
我想起了当天她所说的话。
因为她要我活下去,获得幸福的。
我突然间了解到,我是时候开始新的生活了。

隔天,我下楼的时候,我看见了昨天烧剩部分的信笺。
我笑了笑,我想她真的收到了,因为这张烧剩的是留给我的收据,是我在信笺末端的话。


烧剩的纸张像落下的枫叶,掉在地上了又被微风刮起,缓缓地在空中反复兜转着,我抬头望向它,我嘴角开始慢慢上扬。
因为我听见了你那边发出的声音。
而微风与枫叶也和着我们,慢慢地飞舞。
信笺就随着它们代我向你轻轻地说:
“我----爱----你”

是的,我爱你。
隨風慢慢地,飃到你那裏。

5 comments:

阿一 said...

这是我尝试开始写的短篇。
多多指教啦^^

Anonymous said...

呵呵。是很不错。
很有感觉和真实感。
顺畅和感人。

加油哦!

Anonymous said...

很羡慕你还能写。。。我已经写不出了。。。

天使。。

EA Cheng said...

Not bad not bad... Keep up!

EA Cheng said...

But you should at least give some hint at the start la... Shocked me... Hehe....